原创李白襄阳求仕不遂,愤而作了一首“醉歌”,诗韵堪比《将进酒》

原标题:李白襄阳求仕不遂,愤而作了一首“醉歌”,诗韵堪比《将进酒》

李白(701年-762年),唐代远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,他一生喜欢益交友,并在一首饮酒作诗,吾们熟识的千古名篇《将进酒》便是他诗与酒的顶峰代外作。

其实,李白在写《将进酒》之前,也曾写过一篇“醉歌”,在诗里,李白以一位醉汉的心境和眼光看待周围的世界,而实际上,他所以带有诗意的眼光来看待总共,思索总共,这首“醉歌”便是——《襄阳歌》。

开元十三年(725年),李白出蜀东下,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。两年后,27岁的李白在湖北安陆寿山与故宰相许圉师之孙女许氏结婚,并安家于安陆。

开元二十二年(734年),韩朝宗在襄阳任荆州长史兼东道采访史。因安陆距离襄阳不远,李白去谒求官不遂,死路怒之下,乃作了这首《襄阳歌》,以诗抒情。

下面,先请浏览全诗:

《襄阳歌》 李白

斜阳欲没岘[xiàn]山西,倒著接蓠花下迷。

襄阳幼儿齐拍手,拦街争唱白铜鞮[dī]。

旁人借问乐何事,乐杀山翁醉似泥。

鸬鹚杓[sháo],鹦鹉杯。

百年三万六千日, 一日须倾三百杯。

遥看汉水鸭头绿,恰似葡萄初酦醅[pō pēi]。

此江若变作春酒,垒弯便筑糟丘台。

千金骏马换幼妾,醉坐雕鞍歌落梅。

车旁侧挂一壶酒,凤笙龙管走相催。

睁开全文

咸阳市中叹黄犬,何如月下倾金罍[léi,酒器]?

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,龟头剥落生莓苔。

泪亦不及为之堕,心亦不及为之悲。

清风朗月不必一钱买,玉山自倒非人推。

舒州杓,力士铛[chēng],李白与尔同物化生。

襄王云雨今安在?江水东流猿夜声。

在这首“醉歌”中,李白一路先便用了晋朝山简的典故。以前山简镇守襄阳时,喜欢去习家花园喝酒,往往大醉骑马而回。现在李白也如同山公相通在花下饮得醉态可掬。

襄阳的幼儿乐着拍手在街上拦住吾高唱,路人问他们所乐何事?正本是乐吾像山公相通喝得烂醉如泥。

狂放不羁的李白丝毫不在意,产品导航在诗中说人生百年,不过是三万六千天,每天都答该去肚里倒上三百杯酒。

酒意正浓的李白,醉眼混沌地朝四方看去,只见远方襄阳城外碧绿的汉水,就相通是刚酿出的葡萄酒相通。

李白也想学着历史上的曹彰,来一个千金骏马换幼妾的风流之举,醉骑在骏马雕鞍上,唱着《梅花落》的弯调,后面跟着的车上挂着酒壶,在一派凤笙龙管中出游走乐。

他自鸣得意,骤然觉得本身的纵酒生活,连历史上的那些王侯将相也不及和吾相比!想那在咸阳市中走将腰斩徒叹黄犬的大秦丞相李斯,何如吾在月下解放自在地饮酒走乐?

李斯被秦二世所杀,临刑时对他儿子说:“吾欲与若(你)复牵黄犬,俱出上蔡(李斯的故乡)东门,逐狡兔,岂可得乎!”

君不是见过在岘山上晋朝羊公的那块饮泣碑玛?驮碑的石龟,头部已剥落,长满了青苔。吾看到后既不会为之饮泣,也不会为之悲悲。

晋代魏后,司马热有吞吴之心,乃命名将羊祜坐镇襄阳。羊祜镇守襄阳往往游岘山,曾对人说:“由来贤能胜士登此远看,如吾与卿者众矣,皆隐蔽无闻,使人哀伤。”羊祜物化后,襄阳人在岘山立碑祝贺。见到此碑的人往往饮泣,故名为“饮泣碑”。

李白有感而发出感慨:在这山间的清风朗月,不必花钱就可肆意地享用,既然喝就喝他个大醉,如玉山本身倾倒而不是被人推翻。

端首那舒州杓(舒州产的一栽酒器),擎首那力士铛(一栽温酒的器具),吾要与你们喝他个同物化生。

在诗的末了,李白再次张扬纵酒走乐,他强调即使高贵到能与巫山神女相接的楚襄王,亦早已化为乌有乌有,不敷与伴本身喝酒的舒州杓、力士铛同生共物化更风趣味。

李白在这首“醉酒”歌中,勾勒出一个活泼烂漫的醉汉现象,写的那是一个神采奕奕和无拘无束,吾们从诗中能足够领受到一栽精神的伸张休争放的趣味,经历李白所表现的这栽生动活跃的乐剧生活场面,也能启发吾们对生活的亲喜欢。

李白的这首《襄阳歌》固然异国《将进酒》著名,但是,全诗活波奔放,风格韵味也不输《将进酒》众少吧?

 


posted @ 20-01-13 09:1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巢湖逃顷半导体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3 版权所有